理由听起来很有意思:“我认为,文学、历史以及涉及人生观的东西,应该在年轻时系统学习,这是做事的基础,但资本运作与企业管理等知识,可以在实践中后天习得,难度不大。